>新聞>行業熱點>煉焦煤>代表提出要擴大進口的煉焦煤從哪兒來?

代表提出要擴大進口的煉焦煤從哪兒來?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20-06-13  熱度:187

  在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三次會議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寶武武漢鋼鐵有限公司制造管理部科技成果(專利)管理首席師袁偉霞和全國人大代表,江蘇沙鋼集團淮鋼特鋼股份有限公司軋鋼廠三軋車間副主任楊庚豹針對當前我國鋼鐵行業使用煉焦煤現狀,提出了適度擴大優質煉焦煤進口,促進鋼鐵行業綠色發展的建議。

  煉焦煤是鋼鐵聯合企業焦炭生產的原料,焦炭是高爐生產的主要燃料和還原劑。從我國的煤炭資源分布來看,我國煤炭資源相對較為豐富,但從具體種類來講,動力煤資源充足,煉焦煤資源貧乏,而且品質低、硫等雜質含量高,導致煉焦工序的脫硫脫硝處理投入高,其處理物的二次處理和應用費用較高,這是鋼鐵行業綠色發展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

  煤炭是中國主要大型鋼廠煉鐵生產中必不可少的原料。為了降低硫排放,就必須使用更加低硫優質的煤炭,而國內優質低硫(硫含量低于1%)的煤炭儲量較少,無法滿足鋼廠的需求。于是,各大鋼廠紛紛轉向進口優質主焦煤,在提高焦炭強度的同時,可大大降低硫排放,滿足國家環保要求。

  NO.1 印度尼西亞13760萬噸(同比增9.6%),其中褐煤8976萬噸,動力煤4735萬噸。

  NO.2 澳大利亞7696萬噸(同比降4.9%),其中動力煤4576萬噸,煉焦煤3094萬噸。

  2019年進口煉焦煤7450萬噸是創2017年以來新高,同比2018年的6490萬噸增14%(更正:實際7466,增15%)。2月因春節、12月因進口限額因素進口量全年最低。

  2019年進口大幅增加主要原因是日本、印度、韓國等煉焦煤消費和進口國需求不振,價格下行,對比國內煉焦煤質量和價格優勢。

  今年4月,中國從澳大利亞進口煉焦煤279.44萬噸,環比增加25.56%,澳煤在受到通關時限的不利政策影響下進口量反倒增加,這些澳煤是從哪些海關口岸進入的內地市場,又是誰在大量進口澳洲煉焦煤呢,帶著種種疑問,今日智庫給您帶來4月份澳洲進口煉焦煤詳解分析。

  近3年來,國家發改委要求海關控制進口煤數量。海關主要通過兩種措施限制進口煤,一是要求當年進口數量不能超過上一年進口量,二是延長進口放行時間。鋼鐵企業為了降低硫排放,減少污染,不得不多采購一定數量的優質低硫進口煤囤積起來,從而解決因海關延長進口放行時間而帶來的使用缺口問題。這在增加鋼廠資金占用的同時,也抬高了國際煤價。

  4月進口澳洲煉焦煤的海關共有9個,剔除進口樣品的北京海關外,其他的分別為石家莊海關、大連海關、南京海關、南寧海關、青島海關、黃埔海關、寧波海關和湛江海關。

  從環比情況來看,4月份變化增量最大的為南京海關,環比增加134%;其次為石家莊海關,環比增加35%,再次為大連海關,環比增加22%。

  4月進口澳洲煉焦煤的通關時間各不相同,最短的當天通關,最長的時間達228天之久,平均通關時間近48天,環比增加12天。

  當前,我國進口煤主要是動力煤及其他煤。據海關統計,2019年,中國進口煤炭29967萬噸,其中煉焦煤進口量只有7466萬噸,占進口煤炭總量的24.91%;動力煤及其他煤進口量則占進口煤炭總量的75.09%,但進口煉焦煤的品質遠好于動力煤。建議企業多進口優質低硫煉焦煤。

  從企業性質來看,國有企業最多,達14家,其次為私營企業,有7家,最后合資和集體企業各有1家進口。

  從進口量來看,4月進口澳洲煉焦煤最多的企業為鞍鋼集團國際經濟貿易有限公司,進口量53.52萬噸,環比增加19.89%;其次為遷安市九江煤炭儲運有限公司,進口量26.82萬噸,再次為瑞鋼聯集團有限公司,進口量17.6萬噸。

  4月進口企業的變化比較厲害,僅5家單位連續3、4月份進口,分別為鞍鋼集團國際經濟貿易有限公司、江蘇沙鋼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寶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廈門市信達安貿易有限公司和馬鞍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其中江蘇沙鋼進口增量變化最大,環比增加90%,而寶山鋼鐵進口量降幅最大,下降41%。

  4月進口煉焦煤主要是低硫低灰優質主焦煤,煤質與上月相比變化不大,平均單價為191.27美元/噸(煤質:S 0.51,Ad 10%,G 81,Y 16)。

  4月國內下游開工率高位帶動煉焦煤的需求,雖然國內煉焦煤價格在焦炭價格承壓期間有所下跌,但澳洲進口煉焦煤還是具有一定的價格優勢,更何況低硫主焦一直都是稀缺煤種,5月初,澳大利亞選舉結束,對于未來中澳兩國關系及進口澳洲煤政策,業界多不看好,從上面的分析我們能看出,在進口煉焦煤上,國內沿海鋼企是比較積極的,這里面鞍鋼、沙鋼、寶鋼等進口量不僅大,而且一直都是澳洲煉焦煤的長期客戶,今日智庫認為在未來若出現較嚴的限制政策后,貿易商的進口量可能會出現大幅下降,但對于上述煉焦煤終端客戶而言,強需求依舊會帶動較高的進口量。

  隨著國家環保管控的不斷升級,中國鋼廠對大宗原材料的環保要求也越來越高。對此,袁偉霞、楊庚豹提出了以下建議:

  一要控制電煤進口,適度增加優質煉焦煤進口量。當前,我國電煤年度進口量遠遠高于煉焦煤,但品質遠遠低于進口煉焦煤,且電煤的大量進口會對國內煤礦生產造成一定影響。因此,從環保、保護國內短缺的煉焦煤資源和保護國內煤礦生產企業的角度出發,建議控制電煤進口量,增加優質煉焦煤的進口量。

  二要縮短進口煤放行時間,為企業減負。目前海關對進口煤延長放行時間,既增加了鋼廠的資金占用,又抬高了國際煤價,建議恢復正常的放行時間,給企業減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返回我的煤炭網,查看更多
 
關鍵詞: 進口煉焦煤

掃碼打開手機版
 

 

 
 
網站首頁 | 在線支付 | 網站公告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 網站留言
 

友情鏈接

內容合作

展會合作


400-632-8858

【8:30-17:00】

我的煤炭網
微信公眾平臺


在線客服
弘大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