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國內資訊>北京門頭溝關閉最后一座煤礦 北京將告別近千年采煤史

北京門頭溝關閉最后一座煤礦 北京將告別近千年采煤史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20-06-13  來源:大臺煤礦  熱度:1123

大臺煤礦現狀。 鄧偉 攝

北京日報客戶端6月12日消息,距礦井關閉驗收,還有3個月時間——位于門頭溝區的京能集團昊華能源公司大臺煤礦退出,已進入倒計時。6月10日,記者在礦區看到,生產設施設備已從井下回收完成,目前正在拆除煤倉,近期還將對井口進行封堵,徹底關閉煤礦。隨著京西最后一座煤礦的謝幕,北京也將揮別近千年的采煤史。

“地標”保留,井口將永久封堵

眼下拆除的重點,已轉到煤倉。過去,挖出的煤“坐著”皮帶,通過長長的皮帶棧道,源源不斷來到半山腰的煤倉,分揀、存儲,再由下方的火車外運。

如今,藍白相間的煤倉彩鋼板已被掀去一小半。烏黑的墻面、地面,成為煤倉歷史的見證。

變壓器、開關柜、電纜、水泵……從去年9月停產開始,生產設備設施的拆除就已展開。50歲的劉衛民是大臺煤礦機電科黨支部書記、科長,他說,拆除設備不論大小一件不漏,到今年4月拆完,整整進行了8個月。

如今,井口的大門緊鎖,已不允許靠近,井口接下來將進行永久封堵。煤礦的地標——40米高的橙色井架則會保留下來,井架上方“大臺煤礦”四個金色大字格外醒目,記錄著大臺煤礦60多年的輝煌歷程。

過去每天載著礦工們上下穿梭的6噸重罐籠,如今橫臥礦區一角,也在等待處置。劉衛民說,它的拆除,意味著整個井下設備設施已全部回收完畢。而曾無數次提著罐籠上上下下的直徑5米的大絞車,如今也在車房內,顯得格外安靜。

煤礦一關閉,大部分設備就沒用武之地,只能賣掉。不遠處,一臺臺開關柜正被吊裝到大貨車上,看著昔日熟悉的“老伙計”離開,一旁的老礦工,心中頗為不舍。

礦工分流,熱鬧的礦區歸于平靜

大臺煤礦礦區早已成為社區。隨著礦工們的離去,這里也安靜下來。

大臺煤礦相關負責人說,停產之前,大臺煤礦有1800多名職工,經過人員分流安置,目前僅有600多人。

浴室,是礦工們生產和生活的一道分界線。劉衛民1986年來到煤礦,他說,“煤黑子”們升井后,痛痛快快沖個澡,渾身的疲勞一掃而光,是最幸福的時刻。如今,浴室每天只有零零星星的幾個人。

“飯店、理發店、超市特別紅火,原來可熱鬧了?!币晃焕系V工說,旁邊的一條小街,過去是礦工的生活樂園,如今冷清多了。煤礦食堂現在每天只有八九十人就餐,跟過去數千人的熱鬧場景,簡直是天壤之別。

中午12點整,礦區廣播正常響起。在礦工宿舍休息的李師傅,習慣地聽著礦區新聞,想著室友們都奔赴昊華能源公司所屬的其他煤礦,自己也在等待著進一步的分流安置,這位46歲的老礦工心中,充滿了留戀。

“煤礦退出是大事,關停程序這些事兒也都一樣?!贝笈_煤礦相關負責人,跟很多老礦工一樣,心中雖有不舍,可也清楚地明白,北京煤炭企業的關停早已是大勢所趨。這位負責人說,希望站好最后一班崗,能讓工人們都有一個好的歸宿。

4年全關停,京西四礦相繼落幕

從遼代開始,門頭溝就是重要的煤炭供應地。大臺煤礦所在的京西煤田,是我國著名的優質無煙煤產區,產煤具有低硫、低磷、低氮、低灰、高發熱量等特點。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昊華能源公司所屬的長溝峪煤礦、木城澗煤礦、大安山煤礦和大臺煤礦等京西四礦,相繼建礦投產,為首都源源不斷供應煤炭,為城市發展貢獻光和熱。

時過境遷。按照疏解非首都功能要求,2016年開始,京西四礦加速退出,節奏幾乎是一年一礦。當年3月,長溝峪煤礦井下停產,5月井口封堵,10月正式關停,成為率先關停退出的煤礦。2017年12月,木城澗煤礦停產,2018年12月5日正式關停。2018年8月,大安山煤礦停產,2019年5月31日正式關停。

如今,隨著大臺煤礦最后退出歷史舞臺,這也標志著北京近千年的采煤史宣告結束。


返回我的煤炭網,查看更多
 

掃碼打開手機版
 

 

 
 
網站首頁 | 在線支付 | 網站公告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 網站留言
 

友情鏈接

內容合作

展會合作


400-632-8858

【8:30-17:00】

我的煤炭網
微信公眾平臺


在線客服
弘大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