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港運資訊>港運知識>對承租人使用金康94’合同的一些修改建議(1)

對承租人使用金康94’合同的一些修改建議(1)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2020-06-13  來源:技術資料  熱度:189
對承租人使用金康94’合同的一些修改建議(1) 金康租約(Gencon,正式名為:Uniform General Charter)是由BIMCO(The Baltic and International Maritime Council)最早于1922年推出的,其后在1976年和1994年經過BIMCO文件委員會的兩次修改,目前最新的版本是金康94’(Gencon 94’)。與BIMCO近年來去追求貨主認同接受,盡量擬定較公道,雙方利益兼顧的標準合同的政策相異,金康94’是打明招牌要去維護船東利益,另外由于金康租約適用于任何航次,任何貨物,根本沒有相關代表貨方利益的商會與其磋商,而完全成為BIMCO這個船東組織在沒有限制的條件下制定的,這樣使得金康94’格式比以往的金康租約更全面的,更完整的一面倒為船東利益著想。而在目前的航次租船市場上,金康租約越來越常見,在亞洲更是如此,有一些貨主甚至錯誤地認為金康就是程租,程租就是金康。如果承租人直接使用金康94’格式,并且不作任何修改的話,對其是十分不利的。所以,貨主如果使用金康94’作為運輸合同的話,就一定要修改原有合同,并加入附加條款,以求對自己的利益做出保障。本文就將對承租人在使用金康94’格式中應對租約做出的合理修改提出一些意見。

1. 總述性描述(It is agreed between….)



金康94’的第一條總述性描述,包括確定船舶的描述,承租人,出租人,航次,裝卸港等,在對船舶描述時,條文只確定了船名,總噸位與凈噸位,貨物載重量。當承租人只運輸一般件雜貨時,這三點描述似乎已經夠了,而當承租人要付運的是棉花等輕泡貨,散糧等食物,冰鮮魚等冷藏貨或者裝卸港對船舶的船長、船高、吃水有特殊要求的等,只靠這三點描述就不夠了。針對這一點,承租人應當在該條款中根據付運的貨物與裝卸港的具體情況作一些修改。如果對于輕泡貨,承租人可以在船舶描述后加上“of about XX cubic feet bale capacity”,而當容積對該票付運貨物是十分重要的因素時,貨主可以考慮將上述的描述由保證條款(warranty)變為條件條款(condition),使出租人在違反該條款時,承租人不僅可以去索賠損失,而且可以中斷租約。具體的措辭可以是:“It is the essence of this charter party that the said vessel has about XX cubic feet bale capacity?!逼渌矫娴拿枋鲆部梢杂妙愃频恼Z句,最重要是講清楚該條款是“going to the root of this contract”或者是“this is the essence of this contract”。為了明確還可以寫明“The charters shall have the option of canceling this Charter Party if the Owner fails to provide the said vessel that….”。讓承租人認為合同中有對其至關重要的條款時也可以采用上述的修改方法,將其變成條件條款。

隨后的條款中,金康94’“as soon as her prior commitments have been completed”的規定使得該租約與出租人所訂立的前一租約聯系起來,前租約承租人造成的時間損失同時也可能會使該租約的承租人損失,比如承租人當時找不到替代船,趕不上買賣合同的裝運期使其在買賣合同中毀約。所以承租人可以將該句話刪除,斷開該租約與前一租約的關系。接著,條款規定了貨物的裝卸地點。該條款有較大爭議的是不安全港口或地點。在裝卸港不是列明港口的情況下,大多數不安全港口或地點的責任都是在承租人。而實踐操作中,承租人可能只是一個較懂貿易的商人,對于裝卸港的安全與否可能不具有相關方面的知識,出租人可能較承租人更加了解此方面內容。而對于裝卸港的意外情況對出租人造成的損失,承租人可能會面對出租人的巨額索賠。為了避免該責任,承租人可以加上“The Owner are fully responsible for the safety of such port or berth under this Charter Party”。金康94’中,為了顯示其對船東的保障,在訂立裝卸港時,還加入了避免船東絕對要去列明或指定裝卸港的鄰近條款(“so near thereto as ….”),該條款讓船東在變更卸港時甚至可以不問理由,但這輕易地變更裝卸港卻會讓承租人蒙受巨大的損失。為此,承租人可在該條款后加上“unless the port (s) or place(s) stated in the Box(10) is unsafe.”,以減少出租人利用該條款取巧的機會。

2.出租人責任條款 (Owners' Responsibility Clause)



這條款可謂是金康94’之中最能體現BIMCO對船東利益的保護,不但其中的免責條款只是針對出租人,而不是常見的雙方共同免責(mutual exceptions clause),而且在語言的使用上十分廣泛且嚴密:說明出租人只有在因不當或疏忽堆放貨物或因出租人本人或經理本人的行為或錯誤引起以及沒有親自克盡職責的情況下才會對貨物的損壞、缺少及延誤交貨負責。這些規定是出租人的職責降到了最低,比如:船員疏忽導致船舶不適航,在海牙規則(the Hague Rule)下,船東會因為沒有做到“絕對適航”而要對損失負責,但是在金康94’,船東是免責的,只有船東本人或其經理人有錯導致的不適航才對貨損貨差負責。所以承租人為了加強出租人的責任,必須要對這一條款做出修改,比較常見的修改方法是:將第2條整一部分刪除,然后并入一條首要條款(Clause Paramount),首要條款可以使用海牙規則、海牙-維斯比規則,甚至是漢堡規則,這些規則對承運人的責任都有必較嚴格的規定。這樣,就可以大大加強出租人的責任,保障自己。



3.繞航條款(Deviation Clause) 



該條對船東繞航的規定雖然看似十分廣泛但由于已有多個先例:Glynn v. Margetson(1983) A.C. 351;The “Macedon”(1955) 1 Lloyd’s Rep.459的出現,使其對出租人的保障并不大。如果承租人將第2條出租人責任條款刪除并且并入了首要條款,則可將該條款同樣地刪除,因為首要條款關于對繞航的規定更加明確,而不需要用先例來解釋該條款。

4.運費條款(Payment of Freight)

在該條款針對到付運費的(C)段,說明承租人有在船開卸前宣告以卸貨量來計算運費的選擇權,這似乎是對承租人的一種保障,但實際上,承租人很可能由于該條款的制定而吃虧。這種選擇權是開卸前就要行使的,如果沒有行使則會按提單或裝載數量來算運費,特別是在承租人得知該航次半途產生了貨損貨差的時候。為了保障承租人,其可將該選擇權做一些修改:“…paid freight as per agreement per ton net weight cargo delivered…. or at Charterers’ option , declearable before breaking bulk….per ton net Bill of Lading weight less One per cent(1%)….”這樣的修改,使承租人如果沒有行使該選擇權,其喪失的只是付99%運費的權利,而按卸貨重量計算運費。當承租人知道該航次會有較大貨差的時候,其只要保持沉默就可以了。而行使該選擇權,付的運費也只是提單記載重量計算運費的99%。

另外,在程租合同中,合同并不像期組(NYPE93’)合同一樣,承租人由于可以預見的損失,可以扣下給出租人的運費/租金。當承租人在程租合約中面對的是二船東或一家信譽不好的船公司,如果將運費全部付給出租人,在向出租人對貨損貨差進行索賠,很可能不成功,出租人收到運費后便一走了之。為了防止上述情況的發生,承租人可在運費條款中加入“Any amount of freight due under this charter party , the Charterers shall have the right to deduct and/or with hold from it any amount due(including liquidated or unliquidate claims reasonably and honestly made) to the ship owners.”這樣,承租人就可以在合理,誠實估計的基礎上扣減運費。

返回我的煤炭網,查看更多
 

掃碼打開手機版
 

 

 
 
網站首頁 | 在線支付 | 網站公告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 網站留言
 

友情鏈接

內容合作

展會合作


400-632-8858

【8:30-17:00】

我的煤炭網
微信公眾平臺


在線客服
弘大速配